当前位置:必赢bwin首页>现言>江湲溪

第十七章 三个男人的爱(2)

书名:江湲溪|作者:夕女子|本书类别:现言|更新时间:2018-01-13 06:52:01|字数:2037字

  世间的欢喜大多相似,悲伤却不尽相同。一方犹豫,一方烦乱,一方借酒消愁。

  朱梓晅坐在吧台的高脚椅上,一杯浓酒下肚,思维反而更清晰了。第一次来卡娜的情形犹如昨天。他还记得跟江湲溪说过,这里是纨绔子弟的场所。如今自己也是纨绔子弟了吗?如果说是为情所困是不是太幼稚了呢?这样想着不禁使他自顾的嗤嗤发笑。

  肩膀被重重的拍了一下,朱梓晅扭过头去,马尧正饶有趣味的看着他。

  “怎么,一个人喝酒呀?”

  “你怎么来了?”

  “我常来呀!倒是你,与这里极其不相融。”

  “怎么,只许你来,不许我们这些平常人来吗?”

  “你们哪是平常人,你们都是正经人、正派人。”说着马尧拉起朱梓晅,“走吧,既然来了就别在这儿散着。”

  包间的门关上时即刻给人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隔绝了嘈杂、隔绝了混乱、隔绝了暂时能丢掉的伤怀。

  “怎么?就你们俩?”

  子书珚给他们倒上两杯茶。

  “那你以为是一个队,还是一个连的人都在这儿?”

  “反正没想到只有你们两个人。”朱梓晅接过马尧递过来的烟。

  “你以前不吸烟,怎么?发生了什么可以让你吸烟的变故吗?”

  “那能算变故吗?只是拒绝而已。而我真的动心了,也用心了,不过她,她有她的难处吧!或许我不能理解,但是感情这种事又勉强不来。”

  “你说的是?”马尧眯起眼睛,心中十几种猜测一齐涌来。

  “江湲溪。那个爱了自认为是恩人的十几年的江湲溪。如今她为了他,又拒绝了我。可我明明知道,她现在不爱他了,她只是习惯了照顾江伏羲而已,所以她不能离开他。这个傻女人,一辈子的幸福就那么轻易的毁在那个孩子的父亲江伏羲手里了。”

  “什么?你说——江伏羲是她孩子的父亲?”

  朱梓晅苦笑着哼了一声,“曲折吧?”

  “那你怎么知道她不爱江伏羲了?”

  “我怎么知道?你说我怎么知道?一个女人拒绝一个男人的,”朱梓晅顿住了。

  “拒绝了什么?”马尧追问,完全忘了自己曾经誓要与那个有夫之妇划清界线的。

  朱梓晅深吸一口气,借着酒精在体内升发出的勇气说出了他认为不该说的话。

  “一个女人拒绝了一个男人的亲热,你说她爱他吗?”

  马尧惊诧了,几乎不敢相信朱梓晅会做那样的事情?“偷窥”从他的脑子里显现出来。

  “别那么看着我,我们住在一个小区,窗户相对着。那扇窗子总是小区里最后还亮着的,她每天好像都有做不完的事情。那是我和紫菡为他们选的房子,想她的时候,我便可以站在窗口望着。”

  马尧收起惊诧,可以理解朱梓晅的用心。看来,上次在卡娜朱梓晅所表现出来的对江湲溪过份的偏袒,怕是他早就喜欢她了吧。

  “人间美景无数,何必独恋一处?梓晅,听说你要去分行了,连升两级,这对你来说可是喜事。”马尧试图分散一下当事人的愁绪。

  “是喜事,可不怕你笑话,如果爱能有价、能换取,我宁愿不要去当什么处长,只要每天看到她,名正言顺的爱她,堂堂正正地给她幸福,此生足矣。”

  马尧自知再劝无益,只好陪着朱梓晅喝酒。说来也怪,自从知道真相后,他竟然有一丝丝窃喜。虽然对于朱梓晅来说,他的这种心态不那么厚道,但他却控制不住那股窃喜的冲动。

  把喝醉的朱梓晅送到小区后,马尧执意与他的家人一起将酒醉的人架上楼,留下子书珚等在楼下。

  “阿姨,您快去给他熬些汤吧,他没吃什么东西。”

  朱梓晅的母亲心疼儿子,连连答应着下楼去熬解酒汤。这位幸运的母亲何时见过儿子喝得如此烂醉如泥?即使儿媳不幸逝世,他也只是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房间里,从未如此糟蹋过自己呀!

  朱紫菡走在前头进了哥哥的卧室,试图开灯却被马尧叫住了。借着外面的灯光掀开床上的被子,和马尧一起将哥哥放躺在床上。

  “谢谢你送他回来。”

  “别客气,我,能在这屋里呆一会吗?”

  虽然马尧的行径一再让朱紫菡觉得奇怪,但她也不好拒绝一个刚送酒醉哥哥回来的人。

  “我去拿些热毛巾来。”

  待朱紫菡出去后,马尧快速的走到窗口,望向朱梓晅说的那个亮着的窗子。

  江湲溪正端着一盆水从卫生间里出来。坐在沙发上的江伏羲立刻起身迎过去,接过那盆水后放在沙发旁边的一个矮凳跟前。

  江伏羲坐在矮凳上开始洗脚。江湲溪又把搭在胳膊上的毛巾递给他,然后坐在沙发上等着江伏羲把脚洗完,又端起水盆去了卫生间。

  “傻女人,你是他的仆人吗?干麻洗脚水还端来端去的?”马尧咬着麒麟小兽一样的酷齿,自言自语。

  直到朱紫菡的脚步声临近,他才离开窗子开了灯,又交待了几句便下楼去了。

  夜入深,小区陷入一片宁静隐暗之中。马尧不由自主的昂起头,就像朱梓晅说的,那扇亮到最晚的窗子很容易找到,恬静的挂在一处,像一枚莲子晶月,陪伴着孤独寂寞的夜空。

  他打电话给子书珚,让他先回去。

  “你呢?”子书珚问他。

  “我想一个人走走。”

  “这么晚了恐怕?”

  “恐怕不安全吗?行了,你安心的回吧,明天还得继续那件案子呢。”

  “好吧,你注意安全。”

  马尧挂了电话才感觉到冷意袭身,毕竟临近霜降的节气,自然会有霜染的味道。所到之外无疑都是一片冰凉,树木、花草失去柔软,僵直着枝干,在漆暗中瑟瑟发抖。马尧双手插进衣兜里紧促着身子,来回溜达着观察了一会,然后选择一个自认为合适的位置,坐在被染成木色的石墎儿上。

  一直仰望的姿式让脖子酸得受不了,最后只好将胳膊支在石桌上,用手托着歪着的头,以便能继续观察到那扇窗。

  本书由bwin官网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萤夏 / 著

    一场暗杀,一次重生,她从25世纪末代号为1的顶尖杀手,变为了Z国胆小懦弱的新兵蛋子。...

  • 猎户的辣妻

    妖娮 / 著

    村口老言家的姑娘嫁给了村中唯一一户猎户,听说这老言家的姑娘,在嫁给猎户之前还许过猪肉...

  • 鬼手天医

    火龙汐 / 著

    铅汞鼎中居,练成无价珠——我有绝世炼丹术,炼得续命丹在手,阎王也要靠边走!她,唐心,...

  • 婚后蜜宠:萌妻至上

    情非缘浅 / 著

    顾秋慈与尉迟厉第一次见面,二话不说先滚了床单!次日离开前,顾秋慈掏出一沓钱放在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