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必赢bwin首页>古言>嫡女重谋:粉妆携君临

第27章:花白

书名:嫡女重谋:粉妆携君临|作者:卿二雪|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7-08-13 07:13:01|字数:2803字

  上官卿离开书房后,没有回她的三笑院,而是直接去了巧儿的闺阁。

  她刚踏入园门内,从整片的罂粟花面前路过,就听到房内传来巧儿的怒吼声:“你个死人,下次我一定也让你尝尝蹲马扎的滋味!哦,我的腿……”

  上官卿听着巧儿这话,猜测应该是慕风已经教授巧儿习武的基本功了,可巧儿似乎不听他这个习武师傅的话啊!

  她本想继续站在门外偷听里面的动静,却听到屋内传来慕风的声音:“上官府的大小姐,偷听可不是个好习惯啊!”

  她在门外轻轻将眉毛一挑,想这慕风确实有些本事,之前因为他受重伤,让人完全摸不清实力,没想到还没过一天,慕风就行动飞速,来去自如。如今,连她故意放轻脚步进来都能听到,想来他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看来能在慕白身边的,都不是一般人啊,那么重的伤不到一天就神速恢复了!”上官卿轻轻推开门说着,抬头就看到巧儿像个被人惩罚的小孩一样,双脚半蹲着,挺直腰杆,双手握拳放在两边的腰系处,头上还顶着一本书。

  她本以为刚才巧儿在咒骂慕风时,就应该直接坐在凳子上,或者她一进门就会看到巧儿耍赖的躺在地上,却没有想到她竟然纹丝不动的一直保持这样的动作。

  她看着巧儿目视前方,在她进来之后,没有再分心多说一句话,也没有在她面前抱怨自己有多辛苦,想来定是慕风对巧儿说过一些心里话,才让她这般辛苦也愿意去学习。

  她温柔的笑对巧儿投去赞许的目光后,就坐到慕风对面,想着之前在前厅看到慕风之事,心里疑惑不解,便问:“可以告诉我,你为何会知晓皇上会来?”

  如果不是慕风前来提醒,她不可能会用柔情路线。

  她本来的计划就是咄咄相逼,再借林大夫之手,挑出妍儿装病之事,最后再让妍儿错口说出她与宫里才子佳人的关系。

  今时今日,她不会再对上官妍儿与三宝娘客气分毫。可是慕风的提醒让她心里拉起了警戒,才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错误。

  慕风侧身坐在凳子上,半个身子主要对着巧儿,一只手搭在桌子上,可是因为上官卿的问话,慕风不得不将身子转过去。

  当他刚想站起来回话时,上官卿就向他招手,让他坐下,于是他又慢吞吞的坐下去,笑着用放在桌子上的手指了指她身后,说:“是它来报信的。如果你想感激,就感激慕三少爷吧!”

  上官卿好奇的顺着慕风手指的方向转过身去,又看到之前熟悉的身影,是那只信鸽。

  她暗自想着原来是慕三送来的消息,但其实如果追究到底的话,报信的人应该是慕白,慕风的公子才是!

  她浅浅一笑着又转过身来,瞪着大眼睛,问他:“这只信鸽你很熟悉吧,应该不是慕三送来的消息,而是你的公子吧?”

  上官卿对这个慕白真的是越来越好奇了,好像他的眼睛遍布全凉城,只要发生一点风吹草动,慕白都能知晓。

  她真的很好奇,全凉城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是啊,确实是公子的,送来的纸条确实是公子的笔迹。看来公子对你的安全真的是很记挂,连这小小的纸条都不假他人之手。”

  慕风回忆接受到消息之时,他正在巧儿房间打坐,而慕风暂住巧儿这里事情,外面的人根本无从知晓,可信鸽却能准确的飞要这里,看来在这将军府还有公子的眼线。

  他取下信鸽脚上的纸条,看到公子的笔迹,纸条上的内容是让他去告诉上官卿皇上要来的消息。

  “那纸条看后,你是如何处理的?”上官卿忽然担心这纸条如果被人拿到,对她来说,是个致命的弱点。

  慕风怎么说也懂这纸条的重要性,笑着说他已经焚烧了,并且往后只要是他接受到的信息,阅过之后都会焚烧,请她放心。

  事情了解完毕后,上官卿的心情很是轻松,她无聊的又转身看向那个在梳妆台上一蹦一跳的信鸽,想着它这一次飞来为何不再飞去,便疑惑道:“你家公子还说了什么吗?是要我回信吗?”她指了指一直顽皮的信鸽,说,“我看这次信鸽不再像之前一样离开,是得到什么命令吗?”

  慕风对上官卿如此细致的观察感到震惊,这样能留意到信鸽的一丝改变,是做谍者的基本潜质,慕风不禁对上官卿的打量多了几分,看着那处活蹦乱跳的信鸽,告诉上官卿,说:“它是有名字的,叫花白。你可知晓它为何叫这个名字?”

  上官卿的眼珠子在眼眶里转悠一下,回忆那只信鸽羽毛纯白,便笑着说:“应该是因为它全身花白的原因吧!”

  慕风正想给上官卿倒茶,听到她的解释与当初公子的话如出一辙,惊讶之余更是感慨她秀外慧中。

  他没想到上官卿竟然也能想的如此简单,当初公子问他这个问题时,他想了许久都没想出来。

  于是他笑着将以前公子对他说的话重复给上官卿听:“确实是这个理由,这是公子给它起的。记得当初我问他为何是这个名字时,他理所当然的说因为它全身花白,叫花白最合适不过了。可是这个问题,当时连慕三少爷在内的所有人都没能猜出来。”

  慕风忽然觉得公子将他放在上官卿身边根本就是对他的眷顾,也许留在这里,是他的幸运。

  上官卿自然知道慕风说这样的故事是为什么,也自然能明白想他们这样一群人都猜不到花白名字由来的原因。

  她突然起身走到花白面前,用手指去戳它的肚子,一边逗弄它,一边说着:“那时因为你们都处在黑暗里太久了,什么事情都想得复杂,却忽略了最基本的东西,是这个理由吧?”说完之后,她才抬头去看慕风沉思的神情。

  而至于起名之人慕白,却又是另一个特别的存在了。

  领导这群黑暗之人的头领慕白却能放弃最复杂的心思,用最简单明了的名字,她想这个慕白要么是个虽身处黑暗沼泽之地,心却面向阳光的人;要不然就是他的能力早已不是用黑暗二字可以形容的了。他是一个将所有的黑与白都海纳于心之人。

  而不管是哪一种,这个慕白,上官卿都很想赶紧见上一面!

  慕风抿着嘴许久,看看身后一直听着他们谈话,却始终不插嘴的巧儿,还是转身告诉上官卿,说:“公子约你今晚见面,而花白需要带你过去,这就是花白留下的原因。”

  花白送来的纸条一共有三张,一张是让他告诉上官卿皇上要来的消息;第二张就是约上官卿见面;而这第三张是专门给他的。

  公子纸条上交代,让他安心留在上官府做巧儿的习武师傅,让他尽全力保护上官卿的安全,这就是他以后的人生任务。

  慕风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公子,离开黑暗之地;还会有这样的机会与别人相处,会有属于他自己的生活。

  明明离开公子之后,他就是一颗弃子,从公子身边转而成为上官卿的手下,可他并不觉得现在的平淡是沦为弃子的生活。

  与其说成为上官卿的手下,不如说是萍水相逢的淡淡之交。因为上官卿对待他的方式很特别。

  不仅询问他,告诉他,征求他的意见;更让他与她平起平坐。慕风第一次有这样被人在乎的感觉,好像他的人生从受伤那夜开始就划出了一道线,现在的他活在阳光下,与巧儿同住一处,与大小姐一同坐着说话。

  慕风越想,内心就越汹涌滂湃,他默默抬头去看上官卿,看着此时的上官卿已经走到练习马扎的巧儿身边,蹲下身子去问她:“累吗,早膳吃过了吗?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吃早膳,再回来练习?还是你想……”

  上官卿对待巧儿的态度完全不像一个大小姐对待婢女那种趾高气昂的样子,此时她双眸盈盈秋水,蹲在巧儿身边,用手托着下巴,一摇一晃与巧儿说话。

  这样一个出其不意,没有世俗观念的大家闺秀,又不像那些莺莺燕燕的大小姐的人,才是最适合公子吧!

  也许公子会选择上官卿,也是因为她这般的独特吧!

  本书由bwin官网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侯门毒妃

    真爱未凉 / 著

    夫妻五年,她为他付出所有,他却在她难产之时,和她的嫡姐洞房花烛!一尸两命,含恨而终,...

  • 豪门盛宠之绝色医女

    越水樱 / 著

    十三岁时,她被彻底逐出家族,永世不得入族谱豪门大小姐的身份不复,未婚夫被夺本在小城安...

  •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荨秣泱泱 / 著

    “妖孽,离爷远点!”某女一脸嫌弃。某男愤然撕衣,露出胸膛紫红印子,垂眸欲泣道:“小歌...

  • 盛爱之至尊狂后

    猫猫寶貝 / 著

    天才强者雪舞被陷害追杀,为报仇血洗凌宇大陆并与敌人同归于尽,不想,却重生为流云大陆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