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必赢bwin首页>仙侠>秋上思与蓝忆初

第十章 回山救人

书名:秋上思与蓝忆初|作者:秋忆之|本书类别:仙侠|更新时间:2017-07-17 22:20:11|字数:5373字

  原明心被打成重伤,昏倒在书房。

  众弟子多数都在前面练功,并且小六子吩咐不许旁人靠近,所以没有人知道发生此事。

  中午时分,小六子照常去给心儿送饭。敲了敲门,没有人答应,就回去了。小六纳闷,心儿是不是在休息呀。晚上送来点心,见屋里没有亮灯,又转身走了。

  第二天来到门口,感觉气氛不对,太安静了,没有一点响动。就喊了几声“心儿、心儿。”仍然没有听见任何动静。就轻轻地推开门,探了一个脑袋往里瞧,吓了一大跳。发现原心儿躺在地上,赶紧跑过去,来到她的身边。极美丽的一个女孩,背上几道鞭子印,血迹斑斑,浸透了衣衫,贴在身上。

  云小六晃了晃她,没有回应。赶紧抱起她,发现地面上躺着一大片血,小六心疼地轻轻地抱着心儿上了三楼。

  自己使用仙术替她疗伤,却没想到,毫无效果。就赶紧飞身下楼,刚走出秋阑苑没几步,正好看见秋师兄的徒弟碧彩路过,赶忙拦住她:“碧彩,赶快去嵩山请你师傅来。”

  秋紫从未见过六师叔如此紧张、焦急,便问:“六师叔,出了什么事?”

  小六催促道:“出了大事了,让他赶快来秋阑苑,不许告诉任何人。”

  碧彩明显感觉六师叔带着气氛的神情,不敢怠慢,应了一声,赶紧下山。

  小六赶快又回到秋阑苑,在她身边守护着。

  云小六心里懊恼自己。为什么昨天中午不推开门看看,如果早一点知道,心儿或许就不会受伤。是谁把心儿伤成这样,前伤才刚刚好些,今日又出现这样的事。是妖魔所为?如果发现妖魔的踪迹,弟子们早禀报了,估计不是。按理说这里也没有她的仇人呀,也不该是本派的弟子所为。想的脑瓜疼也没理出个头绪来,只盼望着秋师兄的到来。

  碧彩驾云直奔嵩山。她的功夫不及师兄白月明,费了好一会儿功夫,才来到嵩山派,一问才晓得师傅昨日去了伊水,又赶紧驾云去伊水。

  刚刚到伊水河畔,正好遇见师傅他们,赶紧禀报了此事。

  秋上思速度极快,把弟子们远远地丢在身后。瞬间来到秋阑苑,进入一层,发现书房一片狼藉,就知道不妙。上了三楼,发现六师弟坐在床边,正锤顿自己的胸部。

  小六看见师兄回来了,感觉踏实多了,赶紧站起来指着躺在床上的女孩儿:“师兄,你可回来啦,你快看看吧!”

  秋上思进屋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地上的血迹,知道心儿肯定伤的不轻。走到床边,看着她半露的肩膀上有鞭子的痕迹。心里立刻想到了二师姐夏若红,方圆千里,使用鞭子没有人能超过她,可是她为什么要难为一个陌生人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坐在床边扭头问:“小六,你知道心儿姑娘被谁打伤的吗?”

  小六愤恨地说:“不知道,这人真可恨。昨天中午我来给心儿送饭,敲门没动静,晚上也没有亮灯,今天来探望,还是没有一点声音,实在忍不住才推门进来,我看到的时候她就已经躺在地上,气息微弱,我才让碧彩去请你的。”

  秋上思皱起眉头:“小六,你去书房把门,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我给她疗伤。”

  小六立刻起身下楼。

  秋上思望着床上的人儿,心里禁不住有点怜惜。虽然刚刚查案归来,有些疲惫,还是准备立刻救人。轻轻弹了袖口的一点灰尘,捋了下被风吹乱的长发。屏住气息,心神一致,仙气从他的身上冒出来直吹向床上的人,帐子里全是仙气。他们两个人若隐若现,仿佛石像一般。秋上思额头冒出了汗珠,消耗了许多体力。床上的人身上的血痕逐渐在消退,脸色由白渐渐有了点血色。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他停下来,松了口气。接着唤来雀珠圣水,轻轻掰开心儿的嘴唇,给倒了两滴。

  春有容听弟子说秋上思急匆匆赶来去了秋阑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急忙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正巧看见小六站在门口。

  “小六子,秋师弟回来了吗?”春有容问道。

  “刚刚回来。”小六抬头看看上面。

  “发生什么事了?”春有容问着。其实她今天才听说这里住了一位姑娘,心里觉得不是滋味。

  “有人受伤了,秋师兄正在给她疗伤呢!”小六说。

  “哦,我进去看看能否帮得上忙!”春有容准备进入。

  小六子伸出胳膊挡住门口:“大师姐,掌门师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他正在给心儿疗伤,你最好不要打扰他。”

  “心儿是谁?我怎么不知道?是谁让她住在这里的?”春有容急切的问。

  “心儿姑娘是掌门师兄救回来的那只小鹿,原来她住在默云轩,那个地方不适合长期住,我提议让她住在这里的。”小六说。

  春有容听到小六的话,刚刚不安的心放了下来,也不好意思强行进入,转身就走了。

  秋上思耗费了大量体力与仙气,觉得身体轻飘飘的,扶着床坐下休息了一刻钟,他知道光靠自己的仙气还不够,心儿依旧醒不来。想到自己还有件宝贝,慢慢下楼,就去若宜塔拿师傅临走时赠与的宝贝,再生丹。

  再生丹是太上老君花了九千年炼制,一共六颗,作为寿诞贺礼献给玉帝。如果神仙服了它,可以增加几百年功力,无论多重的病人服了它,定会好转。此物极为罕见,极为珍惜。被玉帝视为珍宝。因为师祖曾经救驾有功,玉帝所赐。后来传下来,历代掌门都舍不得用。

  到了塔里,秋上思在卧室里的一道墙壁前,使劲儿甩了下宽阔的袖筒,本来白墙前什么都没有,忽然间冒出一个红褐色柜子,他走上前,拉开柜门,从里面拿出一个做工精致的盒子,打开望了望,一个黑色的药丸睡在金色的绒布上。秋上思拿着神丹,停了一下,或许是有点不舍吧,毕竟是万金都买不来的东西。

  他从塔中下来,匆匆奔向秋阑苑。

  小六还在门口守着。看见师兄走了一会儿又来了,还拿着个盒子,觉得有希望,湊到跟前:“师兄,心儿有救吗?”

  “嗯,应该可以吧,用这个宝贝或许有效!”秋上思看着盒子说。

  “什么宝贝?”小六瞪大眼睛问。

  “再生丹。”秋上思轻轻一句。

  “师兄,那可是师祖传下来的宝贝,只要魂魄在,无论多重的病人,只要服下它,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你再考虑考虑,是不是用其他的法子,它是师傅留给你很珍贵的东西。”小六也有点舍不得。

  “不用了,心儿姑娘是在我派受的伤,我有义务和责任救治她。如果超过三天,大罗神仙也难救她的命。你拿过去,熬成淌端来。我在楼上等你,一定要文火慢熬。”秋上思把盒子递给小六。

  小六接过去紧紧搂着,去自己的院子熬药了。

  秋上思上了楼,拿了一把椅子坐在床边。望着床上的姑娘,心里默默地说了声对不起。

  过了好一会儿,小六端着再生草熬的淌上了楼。秋上思也顾不得太多的礼节,坐在床头,将心儿抱在怀里,淡淡的体香钻进了他的嗅觉里,眼睛也忍不住多看了几次。小六子坐在床边轻轻掰开粉红的小嘴,一勺一勺地喂了下去。一碗汤药,他们喂了好长时间。

  喂完药,秋上思又把她轻轻放下,盖好被子。

  秋上思站起来:“一会儿我让碧彩过来,这孩子细心善良,接下来交给她照顾吧,小六辛苦你了。我们都是大男人,在这里呆的的时间长了不好,况且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传出去不好听。记得交代碧彩,其他人一律不许进入。”

  小六一脸的不情愿,他想守着心儿。又觉得师兄的话有道理,点点头说:“这样吧,一会儿碧彩来,让她照顾着。我负责守在门外,不让闲杂人靠近。”

  秋上思心想,我的这位师弟对这位姑娘如此好,莫不是有什么心思吧。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就守住门口吧。”

  秋上思临走时派了四人轮班看守秋阑苑。除了他们三人,其他人一律不得入内。

  一会儿功夫,秋紫来了,小六就下了楼。

  秋上思回了若宜塔,把白月明叫来,让他悄悄询问一下,昨日谁来过秋阑苑。并且吩咐,不要让任何人来若宜塔,自己要休息。白月明接到师傅的命令,就走了。

  春有容从秋阑苑回去,心里放不下师弟,又回去打探,才知道他已经回来,所以也来到这里。看到若宜塔门口来了两个弟子把守,觉得纳闷,因为若宜塔一直以来都没有人把守,今天是怎么了?

  春有容问:“你们怎么在这里,谁派你们来的?”

  弟子们看到她,认得。其中一个弯腰施礼:“禀报师祖,白月明师叔接到掌门的命令,派我们来此地把守,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她“哦”了声。

  秋上思闭幕养神,听到外面有声音,站在窗前看到了她。不知道怎的,心里就是不愿意见她。今日他在给心儿疗伤时,已经听见春有容的声音。她怎么知道心儿受伤了?难道是大师姐怂恿二师姐做的,是不是她误会什么了,还是……大师姐心胸宽阔,不至于吧!

  晚饭后,白月明求见师傅。

  秋上思询问:“月明,可是有了消息。”

  白月明上前施礼:“启禀师傅,有弟子说,昨天上午,见二师伯和善丽急匆匆去了秋阑苑,还带着她的金鞭,可能在那里呆了一阵子,二师伯先走的,善丽最后离开的。”

  秋上思先前看到心儿的伤就想到了二师姐。

  秋上思紧接着问:“他们知道昨日秋阑苑发生什么事了吗?”

  白月明摇摇头:“弟子们平时不敢靠近那里,只说远远望见善丽在门口来回晃着,其他的他们也不知道。”

  秋上思心里不是滋味,已经确定是谁了,却不知道原因。

  “月明,去把二师伯请来,顺便把善丽也叫来。”他吩咐着。

  白月明领命出去了。

  没多久三个人就来了。

  白月明去倚岫阁找她的时候,夏若红就猜到掌门师弟已经知道了。她并没有害怕,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善丽来这儿的时候,心里一路盘算着。如果掌门问,就把责任推到师傅身上,是师傅让她去的,反正也不是自己动的手。而且师傅一向喜欢自己,她也会护着自己的。

  白月明和善丽在若宜塔下面候着,夏若红一人上了塔。秋上思早就在书房等着他了。

  秋上思板着脸,摆摆手:“二师姐,坐吧,你可知道我为何请你来?”

  夏若红坐下:“知道。昨日里我把住在秋阑苑里的一个小妖精揍了一顿。”

  秋上思问:“她与你有何冤仇,你要下此狠手。你差点要了她的命。”

  夏若红答:“并无冤仇,就是看她不顺眼。如果是大师姐住在那儿,我又岂能闹事!”

  秋上思沉默了几分钟,问道:“是,大师姐让你去的吗?”

  夏若红急了:“不是,跟大师姐一点关系都没有。凭什么一个外来的小妖精住在那儿?她住哪里都行,就是不能跟你沾边。”

  秋上思继续问:“你怎么知道她住在秋阑苑的?”他知道二师姐不是个心太细的人。

  夏若红没有立即回答,如果说是善丽说的,怕师弟责罚于她,而自己的身份,就算做错了什么,师弟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的。

  她想了下,说:“很多人都知道,弟子们在议论时我才知晓。”

  秋上思问:“你和善丽一起去的吗?”

  夏若红眨眨眼睛:“她是跟我一起去的,但是她没有动手,跟她无关。”

  秋上思说:“跟她有关系没关系我自会定夺。你无缘无故将人重伤,如果不做惩罚,派里以后谁还会遵守门规,从明日开始,去深思殿反思一月,本门的事务以后交给小六,等寒星子回来和他一起管理。”

  夏若红一听,站起来瞪着眼睛:“师弟,你怎么这样!你对一个外人如此好,不怕大师姐伤心吗?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竟然罚自己的师姐。”

  秋上思不紧不慢:“二师姐,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错了就是错了,不会因为你是我的师姐就免于责罚。既然师傅交给我管理,是信得过我,我不会偏袒任何人任何事!”

  夏若红怔在那里,她没想到师弟这么认真,一时也反驳不了什么,气哼哼的下楼离去。

  白月明看着师伯瞪着眼睛,一脸的不高兴,也没敢多问,就催促善丽上楼。

  这是善丽第一次来这里,本来应该激动兴奋的,可是心里却惴惴不安,脸上却没表现出来。多少次想近距离和掌门师叔说话,总没有合适的机会,而今来这里,却是来受审的,不禁心里有点难过。

  上了楼,看见英俊儒雅的人坐在椅子上,浅灰色衣衫,白净的脸庞显得不高兴。

  善丽上前弯腰施礼:“拜见掌门师叔。”

  秋上思望着面前的这个人,从自己救她到先走,没怎么正眼瞧过她,也没和她说过几句话。其实她还是挺清秀的,小鼻子小眼睛,尖下巴,长长的睫毛,一身浅绿色裙子透着几分青春。

  “善丽,起来吧。”秋上思说。

  善丽望着他已经胸有成竹了,微微一笑:“谢掌门师叔。”

  秋上思继续说着:“善丽,昨日你去秋阑苑做什么了?”

  善丽眼珠转了一下:“启禀师叔,昨日上午师傅不知道听谁说了什么,就怒冲冲地叫上我跟她一起去秋阑苑。到了那里,师傅不让我上楼,让我留在院子里等她。我不敢问师傅什么事,你也知道师傅的脾气。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秋上思继续问:“你不是在院子里,而是在门口,难道你就没有听见屋里有动静!。”

  善丽回答:“起先没有动静,接着就是吵架的声音,然后屋里叮当直响。过了好一会儿,没动静了,师傅出来,先走了。师叔发生什么事了吗?”

  秋上思知道她定然会维护师傅,她明明就在门口,怎么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便继续问:“一位姑娘受伤了。你为什么没和你师傅一起离开,而是过了一会儿才走了?你留下又做什么了?”

  善丽早就知道她受了重伤,而且最近心情极好,却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颤颤抖抖地答着:“师傅让我留下把守苑门,不允许任何人进来探视。也不允许我进屋,对不起,师叔,都怨我,是我的错,怎么罚我都行。当时我有点害怕,也不敢劝阻,如果当时我上前阻挡一会儿,说不定那位姑娘就不会受伤了。”

  秋上思也知道师姐的脾气,或许善丽没有说谎。

  善丽赶紧跪下,哭着说:“对不起师叔,都怪我,不要责罚师傅,要罚就罚我吧。”

  秋上思知道主要责任不在善丽,但是她是帮凶,也要稍稍惩戒一下。

  秋上思面无表情地说:“虽然主要责任不在你,阻止其消息外露,你也算是帮凶,去沉思堂面壁半月,在里面抄写门规二十遍,明日便去。”

  善丽起来擦擦眼泪:“是,师叔。”

  秋上思一摆手:“下去吧。”

  善丽离开,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虽然被惩罚了,却一点也不难过。自己想办的事有人替自己办了,还有人替自己受罚,有什么可难过的!

  秋上思没想到因为一座房子让心儿招来一场灾难,觉得有点愧疚。走上卧室,打开窗户,朝着秋阑苑望去,三楼的灯光还亮着,屋里有人影晃动,或许是碧彩在忙着什么。虽然给她服了神药,他也不敢确定何时会醒过来,心里还是放不下。自己想去看看,碍于面子和舆论,不敢去,只得望着,虽然只是短短的两百米远!

  在屋里来来回回走了好长时间。

  本书由bwin官网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重生一医世无双

    景渊 / 著

    当腹黑狡诈的她重生到备受欺凌的她身上……会发生怎样的碰撞?她是来自修真界的绝世邪医。...

  • 豪门权宠第一夫人

    一叶澜珊 / 著

    【温馨军婚甜宠文,一对一】女主成长蜕变型,男主陪伴型。墨御,A市首屈一指的顶级豪门继...

  • 嫡女世子妃

    林久欢 / 著

    一个穿越女,屁事不会,唯一好处是很适应环境。跟在太后身边学了八年权谋,看了八年宫斗。...

  • 九岁小魔医-

    惆怅客果果 / 著

    华夏最年轻的药主继承人冷芷烟,被妹陷害,灵魂穿越,附在胆小懦弱、生性自卑的欧阳芷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