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赢bwin首页 > 仙侠 > 《相思寄蛊》 > 第四十七章 墨云令主(下)

第四十七章 墨云令主(下)

本书类别:仙侠作者:游云客书名:相思寄蛊 更新时间:2017-07-17 20:33:01本章字数:3216

  莫问的眉眼露出笑意:“阿罗,如今你已经身为墨云令主,千万记得要管好自身的言行,身为持法之人若是违背宫规,可会有数倍之罚。”

  这种事情她当然清楚,武英罗低头做谨小慎微状:“是,阿罗谨记于心。”

  莫问眸光落在一旁的风挽林身上,布满银须的唇边荡漾起笑意微波:“阿罗,既已接下这墨云令,那么我师弟的责罚就交于你处理了。”

  “啊?”武英罗和风挽林两人面面相觑,齐齐望向莫问。

  神农宫主单手负于身后,一双冷眸环视四周攒动的人影,朗朗说道:“墨云令主已定,那么接下来的八令会变为七令会,三日后辰时在神农殿前举行。分别依文试、武试和德试三场来选出剩余七令之主。”

  莫问将七令会的相关事宜宣布完毕后,又让司空冰、展星孤和风挽林一同离开。武英罗瞧着她师父面色不善,青筋暴起,感觉下一刻风挽林就要挽起衣袖动手拆了莫问的神农殿,手中攥出一把汗来。

  幸而风挽林并未动手,可能是他考虑现在是武英罗来司掌律令,怕她为难不好处理。武英罗看着几位尊者离开的背影,心中暗叹莫问真是好谋略,竟用一枚墨云令让她和风挽林相互牵制,受限于他。

  她来不及细想今后的处境,发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之间已被同门团团围了起来,一张张笑脸充满了整个视野,一声接一声的道贺恭喜相互交杂也听不清他们到底说些什么,她只能以撑着一张笑脸以对。

  一句句回敬之语说得武英罗口感舌燥,好不容易才让那些同门心满意足地离去,其中最难缠的还是莫孤忧和厉剑昂两人。

  终于等到四周安静了下来,北啸月十分知趣地凑了上来,双手作揖微微躬身:“呵,墨云令主,恭喜恭喜。”

  武英罗抬手看着玉令上精雕细琢的黑白两色云纹,不轻不重地叹了一口气,将其系在腰间:“掌教大人就不要挖苦我了,这哪里是什么云海令?分明是师伯给我和师父下了紧箍咒罢了。”她望向北啸月,转忧为喜,“不过掌教大人曾说过,只要有了云海令就能会我联手,现在墨云令在手,掌教大人可兑现承诺?”

  北啸月沉吟道:“唔,至于这个让我再想一想,让你取得云海令本是要考虑你的本领与能力,现在的话——”

  武英罗正色道:“掌教大人,您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当初您也从未规定我要如何取得云海令,现在墨云令已得,若掌教大人食言的话,将长幽教和北冰国至于何地?”

  北啸月扶额清冽一笑:“罢了,机缘巧合也好,运命定数也罢,最终的结果才能决定一切。阿罗放心,我说过的话自然算数。”

  武英罗笑着答道:“那就好,我可为掌教大人准备了联盟之礼。”

  “噢?什么礼物?”北啸月扬了扬眉。

  她望着北啸月双眸上紧缠的绸缎,故意道:“提前透露可不行,掌教大人先忍着自己的好奇心吧,待到七令会结束后再说不迟。”

  北啸月若有所思:“看来,我也应为阿罗准备一份礼物才行。”

  “掌教大人那可不用啦,我能炼成百草凝丹还是您的那块天煞寒冰的功劳。”武英罗见北啸月还要说话,抢先说道,“若是掌教大人执意要给,我自然愿意的,只是您现在身处南疆境内能拿出来的东西也就是带来的那些东西,好的礼物自然早已交给神农宫,至于剩下的那些,嗯,想来掌教大人也不肯拿出来糊弄我这个山野丫头。所以呢,为掌教大人的名声考虑,大人真得要给的话,不如回北冰之后再说?”

  北啸月失笑:“好一个回北冰之后再说,阿罗即便你是想着让我免于送礼,但何必让锱铢必较来掩饰自己?这种方式,你用得并不高明。”

  她无所谓地慵懒一笑:“第一次用嘛,以后多练练就好了。”

  回到玲珑馆,武英罗坐在床榻上环视房间,自己的衣物早已打包好放在床脚旁,指尖依着墨云令的纹路而轻滑,自言自语道:“嗯,这些东西也不算白白打包,毕竟身为云海八令的持有者就不能住在玲珑馆,要上半云崖了。唉,在玲珑馆里住得久了,还真是有点舍不得。”

  她走到窗前,趴在窗栏上望着远处在烟云中若隐若现的半云崖。云海楼并非只是一座楼,而是四座小楼的统称。云海楼皆为灰黑色砖石堆砌而成的三层小楼,每栋楼看似相同,唯一的差异便是每栋楼的装潢之色,分别依照云海令中的白、赤、碧、玄四色而分,分别住着莫问、展星孤、司空冰以及风挽林四位神农宫的长者。

  若神农宫弟子一旦获得云海令,便会搬离弟子住所前往云海楼内与其师同居一处。一来是方便师父对八令之主进一步的指教,二来也是让弟子分担一部分其师的事务。

  武英罗收回眸光,又盯着那块云令。雕刻入微的浮纹花样十分精致,仿若真正的翻滚云波,只是玉令上的云浪滔天,似乎席卷乾坤的毁灭之状。她轻轻一笑:“这块墨云令还真是有点意思,即便是司掌律令也不必雕出如此可怖的云纹吧?”

  呆坐许久,她也没有要搬的意思,反而将风挽林等来了。武英罗正要开口询问他的情况,见他面色十分难看,觉得还是暂时不要开口提及刚刚的事为妙。风挽林淡淡地扫了一眼打包好的东西,道:“阿罗,只有这些了?”

  武英罗道:“嗯,还有一辆师伯送给我的纺车,以后再搬吧。”

  风挽林看了一眼:“沉水木,这东西虽然重,但又不是沉心剑,多大点事?”他随手一挥,那些东西慢悠悠地浮起,悬于半空中轻晃。

  两人上了半云崖,走入风挽林居住的云海楼。风挽林将她领至三层走廊尽头的房间,抬手击散了房门上旋转的封印:“阿罗,这便是你的房间。”

  推开门,看到宽敞的房间中散落一地的璀璨阳光,她连忙向风挽林行礼,由衷地表示感激之情:“谢谢师父,给我一间这么好的房间。”

  风挽林收回真气,那些东西自行落在地上,而那辆小纺车发出吱呀一声沉重地落到地上。他眉宇轻皱,推开窗户,郁郁地说道:“阿罗,你来看看这里的风景,有助于开阔你的心胸。”

  果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武英罗仔细端详着风挽林的神色,知趣地走到走到窗前,看到远处的茫茫云海和叠翠的陡峭山峦,心中猜测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望了良久,缓缓转过身来,冲着风挽林十分严肃地道:“师父,我懂了。”

  “懂了?懂了什么?”风挽林一愣。

  武英罗望着风挽林,单手抚额,神色十分郑重:“就在刚刚眺望云海的时候,隐约之间好似参悟到了天地大道,但又多出了许多不解。天为何为天?地又为何为地?茫茫尘世,匆匆一生,我们苦修,究竟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飞升成仙?即便与日月共存,那是不是意味着亘古的寂寞,又或者说是——”

  风挽林盯着她一本正经地胡扯,脸上的阴郁之色稍加些许:“别乱说,现在你身为墨云令主,又司掌宫中令律,如果不给人以威严的话,以后令主的事情就不好处理了。”

  武英罗试探性地问:“师父,您的意思是……”

  风挽林恶声恶气地说:“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的那些师兄师姐的意思,要让你新官上任的这把火烧到为师身上,让众人看到你对你师父都能做到不留情面,方能令众人信服。”

  武英罗想了想,继续问道:“师父,您是怎么想的?”

  风挽林轻哼一声:“本来为了阿罗受点惩罚也没有什么,可是这次居然被师兄摆了一道,我想想都生气。阿罗,你就就让我闭门思过好了,不然就把我扔到百草谷里,我现在可不想看到师兄。”

  武英罗立即躬身行礼:“阿罗不敢让师父再去百草谷内劳作,还请您暂居云海楼内,也能好好休息一番。”

  风挽林舒了一口气,满面大胡子的脸上终于露出点笑容:“罢了,不提那些烦心事了。话说回来这次搬运,你的好东西还真不少。我师姐也是,竟然送给你沉水木的纺车。”

  武英罗伸手在纺车上敲敲打打:“沉水木?之前听闻沉水木为天下奇木,但不知究竟有何妙处?”

  风挽林道:“凡木浮水,此木沉水,故而被世人称为沉水木。沉水木坚硬异常,远胜凡铁,唯一的缺点就是重量。沉水木在世间价比黄金,若是用沉水木制成的器具,可万年不腐不坏。”他拍了拍小纺车,笑道,“你收下我师姐这么一份大礼,若不好好用它,只怕辜负了我师姐的一番情谊与期望。”

  武英罗苦笑道:“看来自己恐怕还真得要做出几身衣裳才行。”

  风挽林狡黠一笑:“你要做也要给为师做几身。”没等武英罗回话,他踏步走出来房门,“阿罗你也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就到二层找我便是了。”

  他离开后,房间陷入静默,武英罗再次走到窗前,眺望那片翻滚不息的云海,那双清亮的眼瞳似乎也被聚散不止的云染上了一层混沌的白。清凉山风轻拂身上的白衫和细碎的发丝,洒在身躯上的灿灿日光有如静静燃烧的金色火焰,无声无息地将十五岁少女的一颗心焚烧殆尽,只留下灰烬般的冰冷。

  本书由bwin官网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